常规的笑话笑话搞笑|段子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女孩在红玫瑰前的反应
      桑果子 
摘要:    本文研究了在大街上单独条件下,女孩面对陌生男子送出的一支红玫瑰的反应。  一、引言    在世纪末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人们的生活并不幸福。据文献〔一〕报导,  世界上90%的人曾有过孤独的经历,10%的人处于绝对孤独状态。我们也常  常听到这样的话:“我想出门散散心!”“散散心”这样的词虽说不生僻,但竟  然排在《常用词排行榜》的第十七位〔二〕,是很出人意料的。这说明了这样一  个问题: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问题迫待解决。    据我们所知,虽然该问题并不新鲜,但具体的实验研究还是第一次。这是个  大问题,我们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街头求爱方式的研究。本文观测了女孩在一  个陌生男子突然递给她一朵红玫瑰时的反应。对实践有极大的指导意义。  二、实验    考虑经费问题,用街心花坛上的三朵红月季来代替红玫瑰。而样品女孩是在  湖边林荫道上随机选取的。考虑到实验者本身对实验结果的影响,这在经典的科  学研究中不是问题,交代一下实验者的外观是必要的。    一般的男孩短发,后脑勺上的头发有点翘。文化衫,印有大学校名、校徽的  那种。短裤。拖鞋。个子中等,但很瘦。还有一个问题是没有预计到的:在实验  进行当中,实验者脸突然通红,直到脚尖。这说明这类实验的复杂性:不仅实验  者会影响实验结果,实验者本身也会受到实验对象的影响。这就使得对实验结果  的分析异常困难。    具体的实验过程是这样的:    (注:由于面对的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下面对实验过程的陈述是经过加工的,  以免过于枯燥。改写的原则是这样的:只添不删。就是说,原来的都保留,加上  一点肉。)    下午五时,打了一份烧茄子,四两米饭,外加一碟花生豆。破例买了一瓶丽  都啤酒。打开收音机调至一音乐节目(已忘了什么曲目了,但我想这对实验结果  的影响不大),边吃边喝边听,至六时正完毕。倒床上稍歇。约六时半出门,到  街心花坛选取三朵红月季,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向东百米左右至林荫道,在一棵  老槐树下伺机而动。    多少有些紧张。(新手都这样,又没有导师在旁看着,大胆做吧,小子!)  候了约有十五分钟。这时西边天空变为红色,都到鸟倦归林的时辰了,头上的鸟  儿叽叽喳喳成一片。这时一女生背着双肩包走来,看样子是个去上自习的大一学  生。目光明澈,让我不是很害怕。欺她幼稚,我上前。(作为第一个取样,找容  易的做是必要的,为进一步实验打下基础。)    “你好,送你一朵花。”(这句话中间停了三次,腿不自觉地抖了四抖,而  且忘了点明这是一朵玫瑰花。回想起来,真是出师不利呀。)    那位女孩呆了约有五十三秒。(当时并没有对表,但我的感觉一向是很精确  的。)这五十三秒时间她是这样变化的。嘴一开始就微微张开了,由于惊奇或是  惊吓。稍稍退了一步。原来抓着两根背带的手往中间一紧。(我怀疑,她原本是  要双臂交叉胸前的,但由于实在是突然,手没来得及从背带上撤下来。)她的嘴  一直张着,两片红嫩小嘴里是两排细牙齿,牙齿中间好象是个黑洞,怎么也看不  清。因为我这五十三分钟都在看她的嘴,略带一部分翘鼻子。不过她的眼神我好  像还是看到了。惊吓--不解--羞涩。她终于把眼光从我低垂的眼皮上挪开,  小嘴也终于闭上,迈开小步子走了。我感觉她的脚有点不自然。    哦!她甚至没看一眼我的假玫瑰。就是说这花还没用过。但为了保证实验的  可靠性,尽量避免不可知因素的影响,和对实验对象(取样女孩)的尊重,把那  朵月季仍进湖里。    这不是一次成功的实验,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这是科学,科学的精神要  求我们保留这组数据。这里常规的数据只有一个:五十三秒。但我们认为变化和  现象也是数据。    我坐到了路边的草坪上,腿发软,想着那个女孩的嘴!这时才感觉到脸上很  烫。量子力学揭示了观察对实验对象的作用〔三〕,而在这门新科学中,实验对  象还会反过来影响观察者。这种机制应该是普遍存在的。但在我们的实验中表现  得尤为激烈。    我准备定一定神,做第二次实验。天已经不早了,我得在天黑前完成第二次  实验。    约莫过了十分钟,等脸上的热量发散完。即是说,实验条件又恢复至初始状  态。我又开始寻找下一个样品女孩。(我为在这过程中固有的主观性不安,科学  工作者是不该把自己的喜好和懒惰情绪带入实验的。但我马上认识到,这是客观  存在的,不可回避的。因此,我稍稍有点安心了。这也是这个课题的特殊性。)    西边拐弯处过来一个女孩。短裙,走路扭得很好看。头发是染黄的。(为何  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天生的我不作说明。)略施粉黛。(我想这一定是个外向女  孩,不会象前一个那样害羞,以至于实验失败。另外,面对这样的时髦女孩子,  我也不会特窘迫。)    我从剩下的两朵月季中挑了一支完全开放的,迎上前去。    在与她说话之前,我就盯着她的眼睛。目的,一是认真做好观察工作,把样  品女孩的反应如实记录下来;二是吸取上一回的教训,不要显得太突兀,以至于  失败。    果然,她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我勇敢地面对,我说我勇敢地面对。她盯着我  的眼睛有六秒钟。差一点,差一点就十秒。文献[四]说过:如果两个男女对视达  十秒,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会产生恋爱关系。    她的目光下移到我手上的月季。我的手臂有气无力地斜伸向前方。她注意我  的花时间更长一点,中间甚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想什么事儿,我一直不清楚为什  么。然后,她笑了。虽然打扮前卫,笑起来还是暴露了她的小姑娘心性,笑得很  美。我更添了几分信心,就等着她到面前进行我的实验的关键步骤了。    她到了我跟前,侧过身子朝我笑,但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急忙用闲着的  左手做了个潇洒的手势。开口--    “这是月季吧!呵呵。”她赶在我前面说。她笑容可掬。然后扭着屁股向东  去了。她左右摆得更欢了。    我的嘴这么张着,约有二十六秒。如果有个伙伴在旁边一定会往里扔个苍蝇  什么的。张开的嘴太有诱惑力了。她在转身走之前还看了它一眼呢。    用我伙伴们的话,这种状态叫做“傻了”。    我把月季扔进湖。转过身要扔剩下的最后一朵。转念一想,不要太冲动,实  验还没完成呢。瞧,两次实验都不大顺利,留着最后一朵做一次漂漂亮亮的。(  实际上扔了也没关系,再采一朵呗。我还有另一层意思,把花留着,可以督促我  在花蔫之前完成实验。你知道我老是拖拖拉拉的。)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回到宿舍,我把丽都啤酒的瓶子洗三次,灌满水,把  那朵红月季插上。这是一朵刚刚开放的,刺儿嫩嫩的。我数了一下花瓣,大约有  三十八片。我真是累了,这天的科研工作就到此为止。    以后两日,每当傍晚时分,我总提醒自己,去结束实验。但屁股象是粘在了  椅子上,拿起什么书就看个不停。    一个星期后花儿蔫了。我又保留了两个礼拜。我对自己说,抱歉啦这个实验  是没法做下去了。但有一日,灵感冲进我脑瓜子,两个样品也足够凑一篇文章的。  于是我对这个课题又恢复了兴趣,日夜揣摩起来。  三、分析    对于两个样品女孩的观察表明,从根本上说这种街头求爱方式是不可取的,  这是失败的原因。不否认有所谓的“一见钟情”的存在。但目前的实验条件与发  生“一见钟情”所需的物质条件相差甚远。“一见钟情”是什么?第一次见面,  男女对对方的印象极好,都私下里盼着,再一次见到他或她该多好啊。而他们确  实又一次相会了。这是我所指的不同之处。    因此,弥补的方法是,在样品女孩走了之后,你继续向前,跟她接触(搭讪  )。尽管有可能招人厌,甚至被骂不礼貌,但这是取得成功的最有效途径。你至  少应该给对方一个回过神来的机会,一点时间。    你注意到没有,第一个样品女孩(以后就简称为S,取英文SHY的头一个  字母)的脸甚至没红。这对于这样一个腼腆女孩是不可思议的。我的观点是,她  还没来得及脸红,她的血液循环系统还没来得及把足够的血液泵至头部。这与前  面提到的她停了53秒钟的数据似乎不符,这是本研究的未明处之一。根据物质  决定精神的原理,她的思想在她转身走的时候还没有稳定下来。所以说,如果这  时求爱者跟上前去,约十分钟后,可能会有50%的希望成功。    而第二个样品女孩(简称为P),有一副骄傲的肚肠,但未必有一架骄傲的  骨骼。如果你上前,也是极有希望的。P也许会笑你,甚至于有一个小时都在笑  你,但你的拖鞋,和手里的假玫瑰依然有30%的机会打动她。    还没有说明用月季花代替玫瑰的行为对实验结果的影响。我们认为影响是不  大的。当然,准备实验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分辨不出玫瑰和月季。  而实验最终也说明了这一点。S根本就没有看花。至于P,哼,如果你拿的是真  的玫瑰,她还会说:“这是月季吧,呵呵。”    总之,我们的研究表明,仅仅把一朵花送到女孩子的面前是远远不够的,你  还需继续努力。一定量的时间是必要的。    我们的研究为男女们互相求爱提供参考。为了减少我国和全世界孤独人口的  比例,这种研究是极有意义的。当然我们的研究只是个开始,还很粗糙。但我们  愿做一块砖头,希望引出美玉来。  致谢:    感谢丽都啤酒转让勇气;对街心花坛无偿提供月季三支深表谢意;作者不能  忘记与马铃薯的建设性讨论。  参考文献:  〔一〕 山药蛋著,《孤独人口报告》,1997年。  〔二〕 西红柿著,《常用词排行榜98最新版》,1998年。  〔三〕 朗道著, 《量子力学原理》,1959年。  〔四〕 荷兰豆著,《恋爱引论》,1961年。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的小 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一个 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阿狗 ”、“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自从 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字,现 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通他 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声称 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不知 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非常 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说 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的 ,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了 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开 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摘自《软件世界》 婚姻 A男和B女都从事计算机局域网络研究,颇有交往。一天,B接到A的“令牌”―我俩联网 吧;B沉思良久,返回“令牌”―注意网络保密。之后,A与B秘密进行“通道访问”。 终于有一天达成了“网络协议”。 现在,他俩已经联网了。 (说明:通道访问―约会;网络协议―订婚;联网―结婚) (河南 卢毅) 怎样知道你是一个“网虫”? 当出现下列这些情况,你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网虫”了。 1.当你查火车时刻表,想的却是乘坐16Bit还是32Bit。 2.当你这样数数―“0,1,2,3,4,……A,B,C,D,……F1,F2,……”。 3.当你常常以33.6Kb的频率睡觉而且做256色的梦。 4.当你太太说:如果你不马上关掉那该死的机器上床来,我就跟你离婚。 5.当你看书时,总是找“Next Page”翻到下一页。 6.在电梯里,你习惯于双击楼层的按钮。 7.当你下班晚了,想给太太打个电话时,拨的却是一个IP的号码。 8.当你开窗户或倒垃圾时,你为找到那个熟悉的图标琢磨半天。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的小 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一个 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阿狗 ”、“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自从 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字,现 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通他 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声称 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不知 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非常 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说 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的 ,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了 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开 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摘自《软件世界》 婚姻 A男和B女都从事计算机局域网络研究,颇有交往。一天,B接到A的“令牌”―我俩联网 吧;B沉思良久,返回“令牌”―注意网络保密。之后,A与B秘密进行“通道访问”。 终于有一天达成了“网络协议”。 现在,他俩已经联网了。 (说明:通道访问―约会;网络协议―订婚;联网―结婚) (河南 卢毅) 怎样知道你是一个“网虫”? 当出现下列这些情况,你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网虫”了。 1.当你查火车时刻表,想的却是乘坐16Bit还是32Bit。 2.当你这样数数―“0,1,2,3,4,……A,B,C,D,……F1,F2,……”。 3.当你常常以33.6Kb的频率睡觉而且做256色的梦。 4.当你太太说:如果你不马上关掉那该死的机器上床来,我就跟你离婚。 5.当你看书时,总是找“Next Page”翻到下一页。 6.在电梯里,你习惯于双击楼层的按钮。 7.当你下班晚了,想给太太打个电话时,拨的却是一个IP的号码。 8.当你开窗户或倒垃圾时,你为找到那个熟悉的图标琢磨半天。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 
  的小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 
  一个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 
  “阿狗”、“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 
  ,自从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 
  字,现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 
  通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 
  声称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 
  不知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 
  非常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 
  说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 
  的,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 
  了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 
  开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
的小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
一个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
“阿狗”、“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
,自从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
字,现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
通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
声称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
不知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
非常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
说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
的,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
了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
开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  的小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  一个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  “阿狗”、“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  ,自从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  字,现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  通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  声称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  不知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  非常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  说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  的,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  了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  开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摘自《软件世界》
显示/隐藏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一个AOL用户的自述
  一个月以前,我听说AOL有最好的在线服务,就想到那里去看看,但是没有成功。  技术中心的几个家伙对我说应该买一个“Modem”,虽然我怀疑他们在诱骗我上当,但  还是买了一只。
  有了Modem,我却不知道该把它装在哪儿,折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邻居家刚上学  的小家伙帮我装上的。这小家伙真够聪明,他还教我怎样接通和使用AOL,我认为他是  一个天才,但他妈妈却不这么认为。我学会了“聊天”,于是天天都去找“阿猫”、  “阿狗”、“阿……”们闲聊。一个星期之后,我到医院做常规身体检查,医生告诉我  ,自从我用了AOL之后,我的大脑已经萎缩了一半。怪不得,以前我能记住岳父母的名  字,现在却只记得岳母的。我怀疑岳父大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我接触到一个新玩艺儿,它叫“usenet”,那些家伙总是用大写字母,我一直想不  通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用的键盘跟我的不一样?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站点,它  声称能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于是乎?我一口气提了400个问题,包括上小学时算错的一  道题。估计是我提的问题太难,它到今天也没有给我答案。
    我找到一个叫“REC.humor”的“group”,于是我把“鸡蛋的幽默”寄给它,但我  不知道它是否收到了,所以我一共寄了56次。两天以后,我收到了回信。哇!它的语气  非常粗鲁。我很生气,我要抗议,我给它的“站长”发去一封两万字的抗议信―抄来的。  这次,我不敢肯定信址是否对,所以我又比上次多发了22次。
  我把遭遇告诉了我的邻居小天才,他说我应该去看看FAQ。天哪!小小年纪居然也会  说脏话了。有人在我信箱里放了一个用E-mail快速致富的广告,让我大开眼界。照它说  的,我给所有我所知道的新闻栏目都发了信。由于数量太多,三天里我给每一个栏目发  了20遍。真高兴,我就要发财啦!
  几天前,我看到了alt.aol.suck,我认为应该把aol从当中去掉。说实在的,我已经  开始琢磨,这个AOL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由于我的上述行为,今天,AOL停止了我的帐户,  我想我永远搞不懂AOL是个什么东西了。
摘自《软件世界》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牛犊上天了
  二黑和小芹刚结婚就按照农村的常规分家单过了,除了日常生活用品和农具外,还分到了一头牛和一头小牛犊。小两口每天上地干活,看着小牛犊撒着欢地跟前跑后,别提多高兴了。     突然有一天小牛犊不见了,小两口村前屋后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找到。二黑又累又困,回到家就睡觉去了。小芹急忙跑到邻村算命的瞎子家,叫他给算算牛犊跑到哪里去了。瞎子说:“你等会回到家里以后,把你男人下面那根东西拿在手里,左转七圈,右转七圈,然后一松手,看看那个东西往哪个方向歪,你就朝那个方向去找, 肯定能找到小牛犊。”   小芹千恩万谢,赶紧回家,按照瞎子教的办法,趁二黑睡的正香,就把他那根黑东西掏出来,拿在手里转起来。二黑正是精力旺盛,血气方刚的年龄,那个东西被一双热乎乎的小手捧着乱转,那还了得!等到小芹左右转完了十几圈松开手的时候,它哪里还能歪的下来,钢硬挺直得就像高射炮一样竖在那里,小芹一看这个样子就嚎啕大哭起来。四周的邻居们听见动静都跑过来,问是怎么回事,小芹指着二黑的那门高射炮大哭道:“这可没指望找回来了,你们看看,我家的小牛犊上天了!。。。。。”
显示/隐藏
政治幽默爆笑笑话-还要加上一条
在一次制定美国宪法的会议上,有位议员说:“在宪法里 要规定一条:常规部队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5000人。”   华盛顿平静地说:“这位先生的建议的确很好。但我认为还要加上一条:侵略美国的外国军队,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3000人。”
显示/隐藏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被单“技穷”
  老师:“宿舍卫生检查团马上就来,你们的床单这么脏怎么办?”    班长:“照常规翻过来应付一下。”    学生:“可是我已经翻过好几次了呀!”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