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座笑话笑话搞笑|段子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裤口开了
  有一对夫妻,妻子在外地工作,丈夫利用春节假期相聚。妻子和亲戚到火车站接他,一下火车妻子看到不善言词丈夫下面的裤口开了,便暗示到:“喂!开口”“大家好!”丈夫向亲戚问候道。在接风的酒桌上,亲戚们为丈夫夹菜,座在身边的妻子又提示道:“鸡口”丈夫答道:“我不忌口,什么都能吃。”丈夫大口地吃着。“裤口”妻子再次提醒,“不苦口啊,好吃。”妻子急了为丈夫夹菜故意将菜掉在他的裤口上。丈夫急了“你往哪儿喂?我现在是上面饿懂吗?!”妻子也不示弱地回应道“你下面不饿哪它为什么一直张着口干啥?!”丈夫:“.....”
显示/隐藏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裤口开了
  有一对夫妻,妻子在外地工作,丈夫利用春节假期相聚。妻子和亲戚到火车站接他,一下火车妻子看到不善言词丈夫下面的裤口开了,便暗示到:“喂!开口”     “大家好!”丈夫向亲戚问候道。在接风的酒桌上,亲戚们为丈夫夹菜,座在身边的妻子又提示道:“鸡口”丈夫答道:“我不忌口,什么都能吃。”丈夫大口地吃着。“裤口”妻子再次提醒,“不苦口啊,好吃。”妻子急了为丈夫夹菜故意将菜掉在他的裤口上。丈夫急了“你往哪儿喂?我现在是上面饿懂吗?!”妻子也不示弱地回应道“你下面不饿哪它为什么一直张着口干啥?!”     丈夫:“……”
显示/隐藏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裤口开了
  有一对夫妻,妻子在外地工作,丈夫利用春节假期相聚。妻子和亲戚到火车站接他,一下火车妻子看到不善言词丈夫下面的裤口开了,便暗示到:“喂!开口”“大家好!”丈夫向亲戚问候道。在接风的酒桌上,亲戚们为丈夫夹菜,座在身边的妻子又提示道:“鸡口”丈夫答道:“我不忌口,什么都能吃。”丈夫大口地吃着。“裤口”妻子再次提醒,“不苦口啊,好吃。”妻子急了为丈夫夹菜故意将菜掉在他的裤口上。丈夫急了“你往哪儿喂?我现在是上面饿懂吗?!”妻子也不示弱地回应道“你下面不饿哪它为什么一直张着口干啥?!”丈夫:“.....”
显示/隐藏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COCACOLA
  教皇和一个美国人走在一起,主教跟在后面。只听美国人说:“10万美元怎么样?”“天啦,那可以盖一座教堂了!”主教想到。只看到教皇摇了摇头,接着等了一会儿,美国人又说到:“100万美元怎么样!”“啊,那可是10座教堂啊!,主教又禁不住想到,教皇还是摇了摇头,那美国人垂头丧气地走开了。主教实在,忍不住上前问教皇“那个美国人到底提了什么要求您不答应了,那可是100万美圆啊!”  

  教皇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不可能答应他,因为他要求我们在每次祷告结束后不要再说;阿――门,而是说;COCACOLA!”  
显示/隐藏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COCACOLA
  教皇和一个美国人走在一起,主教跟在后面。只听美国人说:“10万美元怎么样?”“天啦,那可以盖一座教堂了!”主教想到。只看到教皇摇了摇头,接着等了一会儿,美国人又说到:“100万美元怎么样!”“啊,那可是10座教堂啊!,主教又禁不住想到,教皇还是摇了摇头,那美国人垂头丧气地走开了。主教实在,忍不住上前问教皇“那个美国人到底提了什么要求您不答应了,那可是100万美圆啊!”        教皇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不可能答应他,因为他要求我们在每次祷告结束后不要再说;阿――门,而是说;COCACOLA!”
显示/隐藏
政治幽默爆笑笑话-911事件之小学版――很有想象力
  作为班长的安南同学首先发言:“大家都知道布什同学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鲍卫儿同   学的书包里也给人塞了大粪。在这我首先代表大家表示对这两位同学的慰问,其次我想   说这是我们少先队员不应该做的,这种行为给我们少先队员抹了黑。” 安南同学看了   一眼坐在角落的本拉登同学继续说,“在没有找到肇事者之前,我希望同学们能就此事   发表意见,谈一谈各自的想法,不要有太多的顾虑,你不想说我也不会*你说,你想说   我也不会不让你说,你想说就和我说,你们想不想说…”   “**,没晚了。” 萨达姆同学推开安南同学迫不及待的上了讲台:“我先说两句。   TMD活该!” 
“不许讲脏话。” 安南同学打断道:“作为少先队员不应该讲脏话和粗话…”还没说   完就给萨达姆同学推出了窗外。 
“大家都知道平日里这两个同学仗着人多和身高老欺负人。” 萨达姆同学继续说道,   “我就没少挨打。虽然我每次我都先抵抗后求饶,但他们从没放过我还让我每天交两瓶   酱油。大家都知道我们家是买酱油的,原本…原本就…就…本小利…薄…”萨达姆同学   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妈…我妈…”说话间有人递上一块手帕,然后一只粗壮的手在小   萨肩上拍了拍。“别哭了。” 小萨抬头一看正是卡斯特罗同学。 
卡斯特罗同学总是一身绿校服显得特别的精神。他先扶下哭得几乎虚脱的小萨然后回到   讲台,“同学们,首先我想说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我愿意为布什同学家临时提供点破布   或废纸什么的,先挡挡风。”台下一片掌声。“但是我们也应该想一想为什么是布什同   学家的玻璃窗给砸了,而不是别人家玻璃窗给砸了。更不应该在没有任何线索的前提下   就说是本拉登同学干的。希望我们大家能看清本质而不是表面。谢谢。” 
“我来说两句。” 卡斯特罗同学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同学冲了上来。“就是本拉登干   的,就是他干的。”说话得是沙龙同学,沙龙同学一直因为便秘火气很大,今天更是怒   不可遏,“前些日子我和阿拉法特干架的时候他就没少往里搅和,扔板砖什么的。不是   布什同学和鲍卫儿同学的见义勇为我早就给他们给废了。之后我就老听人说他要报仇,   前个日子布什同学家的小船也是他凿漏的,这错不了。并且阿拉法特也有嫌疑。” 
“我呸!你血口喷人。你这王八蛋还扯哪!” 阿拉法特同学忍无可忍打断了沙龙同学   的发言,挽了把袖子就冲了上去,“打丫挺的!” 
“骂他是王八蛋,那是侮辱王八蛋!打丫挺的!”卡扎菲同学也为阿拉法特同学抱不   平,拿了把30mm直尺也冲了上去。 
沙龙感觉不妙,正当沙龙同学准备开溜的时候,一群巨大的影子出现在沙龙的背后,   “别怕,龙!我们班委会保护大家的安全。”说话的是劳动委员布莱尔同学,体育委员   施罗德同学,文体委员瓦杰帕伊同学等等,在他们里面竟然还有卫生常识课代表小泉纯   一郎同学?! 
布莱尔同学晃了一下手中的圆规说:“布什同学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就等于与所有同学   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大家应该查出谁干的,而不是内讧。”他突然看着阿拉法特同学   和卡扎菲同学严肃地说:“谁起内讧就是谁干的。”之后又拿出一把圆规。 
阿拉法特同学和卡扎菲同学几乎异口同声得说,“不是我干的!” 阿拉法特看着布莱   尔那群人怀疑的眼神接着说:“其实我和小卡早就准备帮布什同学家装玻璃了,你看给   沙龙同学搞得差点成坏事…对吧!”“对,我和阿拉法特这就去卖血,买玻璃。”二人   话锋一转,退了下去。 
“我代表班委会感谢你们,我们是相信你们的。” 布莱尔同学说,“公正是我们的原   则,班委会是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并且我希望知情的同学应该向我们揭发…特别是   和本拉登同学座得很近的同学。”大家的眼光一下集中在奥马尔同学身上。 
奥马尔同学微微地抬起头,“我都说了,本拉登同学坐在我这,本身就意味着不是他干   得,设问离这么远他如何把大粪塞到鲍卫儿同学的书包里?” 
一瞬间,大家静了下来,是啊?离这么远他如何把大粪塞到鲍卫儿同学的书包里的?好   复杂,这需要多丰富的想象力啊! 
“是他组织的。”一个声音突然高叫着,“他策划了这一切。这是一种打架行为.” 同   学们回头望去正是一脸横肉的鲍卫儿同学,他气愤得样子十分动人,“我们将不惜一切   进行报复。以及保护他的同学。我要把他们的铅笔都拗断,把他们的课本都撕碎。”   鲍卫儿抽出他那把原装美工刀恶狠狠得切着橡皮。 
教室里是一片寂静,都可怕呀。连铅笔和橡皮都不放过,大伙同时都把目光再次集中在本拉   登同学和奥马尔同学的小破布书包上… 
角落里小江同学看了看小朱同学,说,“打吧!打吧!下次班长就是我们的了。”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空城计
(幕启城门大开,城楼上孔明:披鹤氅,戴纶巾,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少顷,司马懿率众将士上) 
司马懿:城楼上弹琴的那位是孔明先生么?狗打猫拧(英语“您好”音译)!   孔 明:洗巴洗巴(俄语“谢谢”音译)!   司马懿:先生城门大开是想用“空城计”来赚我么?   孔 明:(唱,拉洋片调)     往里头瞧来往里观,     一座空城在里边。     没有机枪和大炮,     只有歌厅带酒店。     你要胆大就往里钻,     看咱俩究竟谁玩完! 
司马懿:(唱,太平歌词)     孔明呀孔明你别唬行不行,     你这里确实是座空城。     你身边别无一员大将可用,     只有一班文官外加五千兵。     已分一半先去运粮草呀,     只剩二千五在城中。 
孔 明:你昨知道这么清楚呢? 
司马懿:你来看!(出示一本书) 
孔 明:原来你也有《三国演义》! 
司马懿:(唱,西河大鼓)   《三国演义》人人都能读,只是那,英雄和懦夫读来效果不同英雄读《三国》,增长雄才大略,懦夫读《三国》,只会耍呀耍呀小聪明。两军对垒实力固然重要,勇气智谋也常常起作用。若不然,为何小国也能打败大国?曹丞相为何在赤壁撞个乌眼青?死抱着“定位”无所作为,找台阶,寻借口,自欺欺人!《三国》中多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是不是真孔明,我已猜中! 
孔 明:不管我是真孔明,还是假孔明,反正我在台上,你奈我何?   司马懿:我让你快快下来束手就擒。   孔 明:我就是不下去,你能怎么着?   司马懿:当真不下?   孔 明:不下。   司马懿:果然不下?   孔 明:就是不下。   司马懿:(转身对众将士)孩儿们,给我呐喊!   众将士:孔明下课!孔明下课! 
孔 明:(唱,东北二人转)闻听“下课”声我浑身直哆嗦,马谡连累我,叫我没法躲。转念一想我下的什么课呀,何去何从由朝廷来定夺。不听你们的喝,乌合之众纯粹瞎嘞嘞! 
司马懿:(唱,一看歌词您就知道是什么调)叫一声,二孔明,有话你听清……   孔 明:不对!我怎么成二孔明啦?二孔明是小二黑他爹!就这点文化还当大都督?!再说调儿也不对呀,应当这样唱:“叫一声,二奶奶,有话你听清”,哎呀,我怎么成二奶奶了呢?都让这“下课”给搅和的! 
司马懿:(接唱)用人不当你罪难容,马谡本是无能辈,山上安营理不通。我军截断他汲水道,他山上即成乱马营。原这等窝囊废早该撤掉,哪成想你去用他去守街亭!你愧对蜀军、蜀地老百姓,还有什么脸在台上装明公! 
孔 明:说那些废话没有用,下一出戏是《斩马谡》,你看我把他砍了,然后上表自贬三级,也算是负了责任!(翻书)对,书里就这么写的,咱就照猫画虎。 
司马懿:恐怕你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孔 明:时候不早了,你还进城不进城?   司马懿:俺也照书上说的做,不进城,看你如何发落马谡,又如何自贬三级。(对众将士)孩儿们撤兵啊!(率众将士下)   孔 明:众将听令,跟我一起回汉中,看我“挥泪斩马谡”去吧。 
(幕落)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这个笑话很无聊
  近读李敖之“”三十三则,顾而喜之,亦作“不讨老婆不亦快哉”三十四则(多他一则),以泄讨不到老婆之忿。         其一:不须洗尿布,“教师节”不须给幼儿园阿姨送“太太口服液”,不必接送老婆上下班,独守两室一厅,可袖手旁观隔壁夫妻打架,且闻楼上男子为婴啼所英雄气短,悠悠然独饮啤酒一瓶,不亦快哉!     其一:见到美女可当街大流口水,不亦快哉!     其一:朋友结婚送红包500元,意其必知等下回我结婚须回敬多于此数之红包,且其息远高于银行同期利率,不亦快哉!     其一:经常使拿我红包之人以为我将结婚而惶惶不可终日,见我则谓“本月赤字万望将婚期挪至下月再结则个!”不亦快哉!     其一:可以经常失恋,不亦快哉!     其一:可经常让老娘四处打探适龄之未婚女青年,使其健身交际两不误,而令我享孝子之名,不亦快哉!     其一:手机丢在出租车上,回家不必挨骂,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大清早起来买菜,不亦快哉!     其一:每日不须陪妻座看悲情长剧看完不须递手巾,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给母大虫洗碗,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跪搓板,见搓板傲傲然而去之,不亦快哉!     其一:可不必被押送至领导家拜年,不亦快哉!     其一:领导如给穿小鞋,可以绿帽威胁之,而彼无法礼尚往来,不亦快哉!(惜领导老婆皆悍妇也,仅威胁也,实不敢近之也)     其一:当不了领导不必被贤内助埋怨,不亦快哉!     其一:可春眠不觉晓至中午,提着裤子高唱《笑傲江湖》,昂首而入卫生间,不亦快哉!     其一:可不叠被子,不亦快哉!     其一:可不洗脚,不亦快哉!     其一:可拿洗脚巾给情敌洗脸,而在情人面前作胸襟磊落状,不亦快哉!     其一:可用洗脚盆养金钱龟一对,不亦快哉!     其一:可长年累月地害单相思,且作情诗一首以绝唱后世,不亦快哉!     其一:可打长途电话向某情圣请教泡妞良方,不亦快哉!     其一:可经常去相亲,不亦快哉!     其一:可为某MM做个人主页,以示不胜思慕之情,不亦快哉!     其一:想什么时间回家便什么时间回家,不亦快哉!     其一:想叫谁来玩就叫谁来玩,不亦快哉!     其一:可不给人以“谋杀亲夫”的机会,不亦快哉!     其一:可不给傻丫头生聪明儿子的机会,不亦快哉!     其一:信用卡不必交由老婆保管,有银子自己花,不每月一次送给美容院老板,不亦快哉!     其一:不必管别人的老娘叫“妈”,不亦快哉!     其一:可使亲戚朋友一干人等集体为我着急,而独我不急,不亦快哉!     其一:可使某女子30年后痛悔当初没嫁给我,不亦快哉!     其一:可在网吧自由自在连线对打至三更半夜,而对手恐回家太晚被彼宝眷斥责以至神魂不宁,遂被我暴扁若干回,赢得中、晚餐各N顿,不亦快哉!     其一:可公然将此“不亦快哉”三十四则放到网上,不亦快哉!
显示/隐藏